茶王树,独领易武风骚

  • A+
所属分类:普洱茶知识

茶王树,独领易武风骚

现在说的茶王树,它并不是一棵树。

一棵树被称作“茶王”并不稀奇,在云南虽不说俯拾皆是,但以产茶为营生的村寨几乎都有这么一棵老家伙。

稀奇的是,一片茶园,或者一个地区,被叫做“茶王树”。它在易武,独一无二,笑傲山头。

茶王树是易武的精神象征

一直都在风口浪尖的茶王树,是易武当仁不让的精神领袖,独领风骚。

茶王树寨的茶地里原本有一棵老的茶树王,需要三个成年人才能合围,它的根部奇特的长在石头上。它树高超过12米,树冠如篷,硕大无比。它平时不允许大人小孩攀登,每年易武春茶首采之际、杀猪祭祀,由寨中长老诵完祭词,在图上圈个句号,采茶季正式开始。

据《古六大茶山纪实》,茶王树主干约在1935年前后枯死,神奇的是它又发出新枝嫩芽、死而复生。1948年前后,茶王树寨的百姓搬散,无人照管。它旁边的树倒塌时将它带倒而死,后来山火焚烧整个茶地原始森林有其自然法则,野火烧不尽,生生不息。

新的茶树不断生长,一代新王换旧王。生死之于常人,总有许多感慨,或是消亡或是绚烂。但对于茶王树,这天地尽收眼底,已然无惧。

朝圣之路异常艰辛

王者总是令人崇拜的,更何况天生王树的超微产区。朝圣者趋之若鹜,然多数停在半途。茶山路难行,去茶王树茶地的路,自然是没有的。原始密林覆盖,属地为国有森林,开采茶地若不小心伐到高大的覆盖树林,少不了要去高墙底下坐坐。

去茶王树必先到达刮风寨。刮风寨这名字听起来就很生猛,一到下雨刮风便与世隔绝。春季西南多雨,路滑坑大坡陡,即便2012年小公路通车了,四驱越野半掉在塌方路上爬坡,已足以让老司机坐立难安,脊背发凉。

刮风寨去茶王树茶园的路,才是朝圣的开始。一条叫“茶王树河”的溪流,静静地流淌。茶王树与白茶园对山相望、一河之隔。小摩托绕山陡坡骑行15公里可到达茶地附近。剩下的路,自求多福。

茶王树唯我独尊,要见到尊容,自是阻碍重重,跋涉艰辛。更为艰辛的是茶农,坡陡险峻,采摘十分不易。半夜入山出山,坠崖早就不是新闻。茶王树茶地在山的中段,海拔跨度极大。坡到底有多陡,一片茶地的垂直落差高达300米,这在易武绝无仅有。

茶性刚劲浑然天成,沉厚中衡

也只有这样的高山险峻,才留得住原始的自然生态,才能滋润出强劲刚猛的气性。但这股霸气却藏得极深,轻易看不出来。初次到达茶地的人,多少会失望的。台刈的树桩,从根部生发出新芽,看起来像是被矮化的生态茶树,其实是断头树。古树茶树龄基本上已过百年,茶王树茶地屡经劫难,野火焚烧、砍伐种粮,生命力却依然旺盛,鼎立于山林之间。

气候湿润,为古树创造了最佳的生长条件。杂木遮挡、阳光漫射,茶树的生长极为缓慢。缓慢的集聚,生发出更为强劲的茶性,刮风寨茶气之烈人尽皆知,而刮风寨地区,又以茶王树气劲最强。茶王树的刚劲茶性与老曼娥和班章截然不同,班章的茶性是锋利的,极具扩张力与侵略性。茶王树的强劲,却是含蓄内敛,由柔至刚,虚实相济。

岁月知味董事长郑少烘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说:“易武茶在我心中是普洱茶皇冠上的明珠。”热爱易武的他曾把茶王树比喻成上天赐予的美物,具备完美性不可多得。说它不可多得,不仅是因为物华稀有,更因为它集易武风味之大乘,融花香、蜜香、原野香于一体,既圆融平衡,又有其浑厚的内在力量。层次分明,厚度和汤感都近乎无可挑剔。

茶王树是毋庸置疑的易武绝顶,领易武百年风骚,星汉灿烂、越陌度阡,茶王树,只看今朝。(文章来源: 岁月知味,图片来源:南茗佳人)

广告也精彩
品购茶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