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普洱,这些人才是真会玩

  • A+
所属分类:普洱茶知识

玩普洱,这些人才是真会玩

坊间流传着一份茶圈鄙视链排名,抛开时节性尝鲜因素,喝茶的鄙视链大概是:黑茶(普洱茶)>青茶(乌龙茶岩茶一类)>白茶、黄茶>绿茶>红茶。

一者是和“茶龄越大,口味越重”有关;另一个是,各界大佬多对普洱偏爱,玩普洱茶也成了“有闲有钱”的象征,这其中,玩,是个关键词。

最经典的玩普洱大佬,我先想到的是乾隆。

乾隆喜欢普洱众人皆知,另一个玩茶大佬余秋雨在《极端之美》就中写过一段:

雍正时期普洱茶已经有不少数量进贡朝廷,乾隆皇帝喝了这种让自己轻松的棕色茎叶,就到《茶经》中查找,没查明白,便嘲笑陆羽也“拙”了。

清朝的普洱还是“外族”,不过幸运的是,皇帝喜欢它,所以有闲又有钱的九五之尊为普洱做了很多正名的事。

他先是做了首诗,“独有普洱号刚坚,清标未足夸雀舌。点成一椀金茎露,品泉陆羽应渐拙。”就是余秋雨那段记载的,乾隆嘲笑陆羽“拙”了的典故。

为了普洱写诗嘲笑茶圣,也只有皇帝敢这么嚣张了。

乾隆甚至还发明了一种以普洱为中心的新茶道,力挺当时在汉族茶道里没什么地位的普洱茶们。虽然这种茶道没什么后续的传承,但在之后普洱地位抬升上,确实是很有力道的一个举动。

乾隆对普洱极力推崇,韩国学者姜育发也表示,正是因为乾隆的提倡,“普洱茶在清代权府中的声誉与崇尚是其他茶叶无法比拟的”。

据说乾隆八十大寿上,赏赐给诸臣唯一的茶叶就是普洱。

可见,对于爱好,皇帝的玩法果然还是和平头百姓很不一样的。

既然前面提到了余秋雨,那我们就来说说这位玩茶专家吧。

在《极端之美》开篇,余秋雨就以“品鉴普洱茶”为题,洋洋洒洒小半本书说普洱,可见自信。

作为一个文人,普洱茶客的这个隐秘身份是让他颇为得意并十分自信的,有响亮的作家头衔,再加上妻子也是个普洱品鉴专家,玩起普洱真是事半功倍。

“每当我进入普洱茶江湖,全然忘了自己是个能写文章的人”。但一旦两个身份交叠,便有了《极端之美》。

大多人玩普洱是副业,但能用正业把副业玩出名堂,曾圆也感叹“余秋雨对自己的品茶品味相当自信”。

玩普洱,各行各界的人士都有,也不一定都是正面事例。比如很久之前云南某位高官受贿,情节其实挺严重的,但赃物里,23车普洱却十分让人震惊。

看到23车的描述,我其实和笔者一样震惊好奇:“什么车?小车后备箱还是大卡车?”

看得出也是个爱好普洱的跨界大佬,懂得普洱的价值,也懂藏茶,可能还是个颇会玩的老茶客,但可惜玩的方式不太对,并不建议作为正面案例。

不过还是要感叹,不愧是云南高官,受贿形式都跟人不一样,这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自产自销么?

玩普洱,现在似乎是各界身份的标识,但就普洱来说,其实也只是六大茶类中的一种。

真正懂得普洱的人,可能更看重的是普洱的山头、品质、工艺、藏茶、年份、口感。这些是普洱本身的东西,没有任何附加。

想起我们之前一篇文章里的一句话,有人喝着几千块的假茶,却在嘲笑别人几十块的真茶。真是这样的话,其实挺讽刺的。

玩普洱,不要被附加价值左右。要先懂普洱,才能玩好普洱。(作者:茶九,来源:茶香记生活家,图来源:南茗佳人) 

广告也精彩
品购茶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