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历史——谁是世界上最早的茶叶先驱?

  • A+
所属分类:茶百科
探秘历史——谁是世界上最早的茶叶先驱?
 
濮人或古濮人,多被认为是中国最古老的植茶者。他们是西南地区古老的土著民族,中国最为古老的族系之一,居住在元江(旧称濮水,仆水)以西,他们人数众多,支系纷繁,分布辽阔。湖南、湖北、四川、贵州、广西一带都是他们的栖居范围。他们依循着先祖迁徙的足迹,带着茶种流浪到中国各个角落生根发芽,有濮人的地方,就有茶。
 
7万年前,一群人类的先驱走出非洲大陆,开始了一场伟大的冒险。一支部族一路东行,不畏艰险,翻越了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脉继续向东迁徙,来到了云南腹地,在滇缅边境遇见了茶。
 
彩云之南,茶树与其他各色物种就生活在这一片未受冰川气候影响,神奇而美丽的热土上。云南有绚丽的自然风光,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然而,在这里面对物资丰富而又神秘的热带雨林,先祖们大量采集、食用,所谓“日遇七十二毒”的境况在所难免。大山深处,某种绿色微苦的叶子,总能解救他们于危难,使其免受毒害。当遇到毒虫叮咬、捕猎或打斗擦伤时,将这种叶子咀嚼后敷于伤口也可起到消肿及避免患处感染的效果。加之深山之中“瘴气”弥漫,种种的不适,也总能在食茶之后有了神奇改善。
 
先祖们并不能理解发病原因、治愈疾病,以及动植物之间相生相克的种种关系。在遇到复杂、无法解释的事物和现象时,他们总会求助部落里智慧的先知。先知告知族人“万物有灵”,茶,便是有灵性的。这样的习俗代代相传,茶便被视为万物之灵。能救人之命,医人之病,解人之乏。生活在此的先祖将茶树奉为神灵,用稻谷、米酒、牛羊供奉,祭拜传颂。他们将茶神珍贵的种子从树上小心摘下,播种在群落周边,用种植稻谷、小麦的方式种植茶树,祈求茶神给予更多的庇护。
 
濮人,即生活在百濮之地的族群。在百濮民族、百越民族乃至汉藏民族中,濮人是与茶高度关联的族群。回顾濮族的迁徙史,但凡濮族或其后裔迁徙生活过的地方,都会有大片茶树种植的遗迹。最初他们“择茶而居”,将有野生茶树生长的地方,作为理想的迁徙定居地。这是古濮人选择定居地非常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但毕竟不是所有生长野生茶树的地方都是理想的迁徙定居地。后来,随着濮族一代代栽培茶树、打理茶树的经验积累,他们逐渐开始尝试“植茶而居”。每当濮族迁徙至适宜定居的地方,他们都会在周边播撒茶籽。村前屋后、溪边林间的茶树也见证了濮人的世代繁衍。无论“择茶而居”亦或是“植茶而居”,濮人虔诚信奉的“茶神”,始终在心中指引着族系繁衍的光明之路。他们或追寻着茶的足迹,或带着茶一同远征,在“茶神”的庇佑之下祖祖辈辈星火相承。云南澜沧县富东乡的邦崴过渡型千年古茶树,最早由濮人驯化、培育、栽种成活,且存活至今;西双版纳勐海县南糯山栽培型古茶树,亦是濮人先祖栽种;景迈栽培型万亩古茶园,是由布朗族(濮人后裔)的先祖首领“叭岩冷”栽种在景迈山间;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莲山大寨的古茶树30万株,竹山寨90万株,陇川瓦幕2万株,瑞丽登戛乡20万株、潞西80万株、盈江40万株,据悉都与濮族先人有关。
 
随着濮族历代的四处迁徙,饮茶及种茶方法传布遍及云南各地,乃至西南、川南、黔西、滇东南地区。濮族曾走过中国古代通往印度的“蜀毒道”即现代西南丝路,将茶树种子带到了缅甸和印度的阿萨姆等地区。至今缅甸的北方山区仍保留着大量茶树,当地居民并不习惯现代以沸水冲泡的饮茶方式,他们更喜欢食用传统拌茶,即将茶叶拌上油和蒜等佐料食用的古老习俗。而阿萨姆地区发现的栽培型茶树据传也多是百濮后裔带来栽培的,甚至该地区现代从事茶树种植业的人群,仍多为濮族的后裔景颇族。
 
景迈万亩古茶园
 
远到福建闽北地区的武夷山,都流传着濮人的故事。现代武夷岩茶及世界红茶鼻祖正山小种的产地——武夷山,民间有着这样的故事:一位自称武夷君的仙人,奉上天玉帝之命,降临山中,统治群仙,发现了可作药用的茶叶,为百姓疗疾治病,为众民敬服,因而被尊为君长,以为神仙。翻阅古籍,可以了解到,商周时的武夷君,正是“避难于七闽”的濮人君长。故此,姚月明老师曾大胆推测商周时期在武夷山生活的民族正是“濮”族的一支!那么是否可以推演,如今武夷山这碧水丹山,群山万壑之中,种植茶叶、制作茶叶的茶农们,是否也流淌着善种茶、好饮茶的濮人血脉?
 
武夷山核心产区茶叶
 
古代濮人栖息之地,为元江以西的镇沅、临沧地区,与现代野生茶树的分布地点不谋而合,湖南、湖北、四川、贵州、广西等也是野生茶树集中分布的区域。同时,与“濮”同音的地区,如普安、普定、普文等等,常常与茶园、茶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普洱市,地处元江之西,乃由古代至现代濮人的后裔活动的地界范围,生长着大量濮人所种之茶。然而当今云南特有的大叶种普洱茶,还有另一种解读是“濮儿茶”的谐称“普洱茶”,也就是濮人种植的茶。称濮人种的茶为“濮儿茶”便一点都不为奇。当我们翻开中国乃至世界茶树分布图时,是否会发现它们与濮族生活过的地区有着惊人的重合?
 
现代的布朗族、德昂族(崩龙族),都是濮人的后裔,他们有着“古老的茶农”之称。他们喜喝浓茶,擅于种茶,每家每户都种植茶树。他们保留着茶为先祖、祭茶祖和各种与茶相关的传统:出生茶、成年茶、建房茶、集会茶、社交茶、恋爱茶、定亲茶、成亲茶、敬老茶、祭祀茶……各种与茶相关的习俗影响着濮人后代的生活仪轨乃至价值观。
 
中国的云南西南地区,高黎贡山和怒山山脉蜿蜒伸展于德宏、临沧地区,德昂族就分布在两座山脉的群山之中。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留有茶的痕迹,更有着古老的关于茶神的传说:
 
很古很古的时候,大地一片浑浊。
 
……天上美丽无比,到处是茂盛的茶树,翡翠一样的茶叶,成双成对把枝叶抱住。茶叶是茶树的生命,茶叶是万物的阿祖。天上的日月星辰,都是茶叶的精灵化出。金闪闪的太阳,是茶果的光芒;银灿灿的月亮,是茶花在开放;是茶叶眨眼闪光;
 
天空雷电轰鸣,大地沙飞石走,天门像一个葫芦打开,一百零二片茶叶在狂风中变化,单数叶变成五十一个精悍伙子,双数叶化成二十五对美丽新娘。
 
茶叶是德昂命脉,有德昂的地方就有茶山。
 
先祖与茶的传奇,已在华夏大地谱写万年,镌刻在中国人的基因深处,浸染出五千年的文明之美。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并利用茶的民族。我们当代所信奉的“茶祖神农——神农帝”,并非是指五千年前的某一个人,而是千千万万先祖用世世代代的生活经验传承下来的“智慧合体”。茶祖神农的美誉更应该被原始时代那不知凡几的智慧先祖所取代。早在神农之前,先祖们已掌握大多植物的特性,其中就包括茶。他们种植并食用茶叶以治疗或预防疾病发生,并将这种生活经验口耳相传。神农氏熟练掌握并应用先祖传继之法,以茶济民之事被后人广为传颂。而“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的传说,更像是长辈教育子女要牢记“先哲们是如何尝遍百草,而得珍贵之茶”的一段佳话。中国人的伟大尝试,改变了自己的感知基因,创造了农耕文明,也造就了药食同源的独特文化。(来源:甘茗,图来源:品购茶网图库)
广告也精彩
品购茶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