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置杯酒,惟煎碗茶,须知高意,用对梅花!

  • A+
所属分类:茶百科
不置杯酒,惟煎碗茶,须知高意,用对梅花!
 
纵观中国古代历史,真正能担得起风雅二字的,大概只有宋朝。
 
这个弥漫着淡淡烟灰色,以文艺著称的朝代。
 
而且宋代也是茶道极为盛行的时代,上起皇帝,下至士大夫,无不好此。
 
遥想古人一壶好茶,三五好友,坐而论道,对墨挥毫,雅致生活体现得淋漓尽致。
 
环境是影响和决定饮茶心情的一大因素,文人们总是力求在幽静雅致的环境中饮茶。
 
他们寄情山水的同时啜饮香茗,既能欣赏风景,又能洗涤心灵,得到双重的审美愉悦。
 
邹浩《同长卿梅下饮茶》云:“不置一杯酒,惟煎两碗茶。须知高意别,用此对梅花。”
 
或者于亭轩小饮,亭轩大多都是依山傍水而建,不失为品茗佳处。
 
文同《北斋雨后》:“唤人扫壁开吴画,留客临轩试越茶。”
 
杨万里《舟泊吴江》:“自汲淞江桥下水,垂虹亭上试新茶。”甚至泉边溪上,都可为之一饮。”
 
在清净优美的自然环境中“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无疑能达到净化心灵、放松身心的目的。
 
宋代文人喜欢在自然环境中饮茶往往和他们“避世”的心态相联系。
 
除环境静外,能够体会茶之真谛的,就是品茶人的心态之静。
 
老子曾说:“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
 
孔子也主静:“智者动,仁者静。”
 
庄子同样提到:“圣人之心静平。”
 
在中国古代哲人眼中,静是内在特质,是人的主观心境的表现。
 
宋代文人追求静的心态,一方面是继承了前人的传统。
 
另一方面是因为宁静的心态更有助于他们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思考人生、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欧阳修《双井茶》:“西江水清江石老,石上生茶如凤爪。穷腊不寒春气早。双井茅生先百草。白毛囊以红碧纱,十斤茶养一两芽。长安富贵五侯家,一啜龙须三日夸。宝云日注非不精,争新弃旧世人情。岂知君子有常德,至室不随时变易。君不见建溪龙凤团,不改旧时香味色。”
 
这首诗是欧阳修辞官隐居时所做,借咏茶而咏人,抒发感慨,对人间冷暖、世情易变做了含蓄讽喻。
 
欧阳修一生爱茶,他曾参与茶法改革,起草《通商茶法诏》,还专门撰文论述煮茶用水的《大明水记》。
 
但由于支持范仲淹政治革新,为守旧派排挤,后与王安石政见不合,故而辞官隐退。
 
经历了多年的宦海沉浮后,他逐渐认识到世情百态,多次在诗歌中表达对茶的喜爱,“吾年向老世味薄,所好未衰唯饮茶”,“亲烹屡酌不知厌,自谓此乐真无涯”。
 
可以说,丰富的人生经历为欧阳修的鉴茶能力奠定了基础,而在品茶的静思中,借助茶的精神,他又能更加深刻而透彻地思考着人生,收获人生的真理。
 
宋代文人较之前代,更加注重内心的素养,尤其和唐代士人相比较,他们的思想成熟、深沉,情感含蓄、复杂,宋代文化从整体上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内敛深沉的特征。
 
因此,宋代的茶文化也总体呈现出深沉内敛、动中求静的总体特征。(来源:中华茶道,图片来源:品购茶网图库)
广告也精彩
品购茶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