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茶与茶杯

  • A+
所属分类:茶百科
洗茶与茶杯
 
茶叶要洗吗?是的,这是明人的讲究。冯可宾的《芥茶笺》说,烹茶之前,“先用上品泉水涤烹器,务鲜务洁;次以热水涤茶叶。”方法是,用竹筷夹茶叶“重复涤荡,去其尘土黄叶老梗使净”,然后再放入壶中,盖好焖一回,再用沸水冲瀹。据文震亨《长物志》所载,茶洗“以砂为之,制如碗式,上下二层,上层底穿数孔,用洗茶,沙垢皆从孔中流出,最便。”宜兴也产紫砂泥茶洗,据周亮起所说,也是“式如扁壶,中加一盎,鬲而细窍,其底便过水漉沙。”
 
翁著《潮州茶经》中所说的茶洗,却是“形如大碗,深浅式样甚多。”“烹茶之家必备三个,一正二副。正洗用以浸茶杯,副洗一以浸冲罐,一以储茶渣暨杯盘弃水。”这种茶洗,事实上与书画家的笔洗差不多,其功能也不在于洗茶。
 
六十年代枫溪创制的茶洗,在茶具变革中,居功至伟。这种外观如铜鼓的器皿,也分上下两层,上层中间开有几个小孔以供泻水,其形制与明人的记叙完全一样,因而应正名为茶洗。新型的茶洗,上层就是一个茶盘,可陈放几个茶杯,洗杯后的弃水直接倾入盘中,再经过中间小孔流入下层空间。烹茶事毕,加以洗濯后,茶杯、盖瓯(冲罐)等可放入茶洗内。一物而兼有茶盘及三个老式茶洗的功能,简便无比又不占用太多空间,难怪家家必备,而且常常被当成礼品以馈赠远方来客。
 
茶洗,常被人误称为“茶船”,这是一种必需纠正的称谓。茶船是盖瓯底托的专称。据唐代李匡《资暇录》所载:“茶托子,始于建中(唐代宗年号)蜀相崔宁之女。”崔宁女喜喝茶,嫌茶盏烫手,便用个碟子装入融软的腊,按出盏脚的外形后,叫漆匠按照模形复制。崔宁很欣赏千金的杰作,特命名为“茶托”,后遂盛行于世。由于它的外形像浮在水面上的小船,故又称“茶船”、“茶舟”。不过这则记载并不可靠。
 
1975年,江西省吉安县等地已出土有南朝齐永明十一年(493)的青瓷托盏,可见早在南北朝时期,已有茶船“驶”入茶座。
 
有关工夫茶的文献中,多提到“若深杯”。这种白地蓝花、底平口阔,杯背书“若深珍藏”的茶杯系康熙年间产品,“若深”是人名还是斋号,有关陶瓷鉴赏一类的书籍中均未提及。
 
茶杯“不薄则不能起香,不洁则不能衬色。”日前盛行枫溪产的、形如半个乒乓球的白瓷杯就很符合这方面的要求,而且称号“白玉令”,可谓物美名更美。
 
七十年代,枫溪陶瓷工艺师郑才守曾带一套茶杯送给老师关山月。关老注视一番后说:“茶是素净之物,饮茶是雅事,你在杯沿画上带腥气的水墨虾,合适吗?品茶的时候,两根长脚仿佛要伸过来钳夹人的嘴唇,不好。”下一回,郑才守又精心绘制了一套彩蝶杯,关老看后更不称心地说:“蝴蝶虽美,但身上带有含细菌的粉尘,端杯的时候,心里老想着那些脏东西,还有品茶的的雅兴吗?”郑才守傻了。第三回,他干脆什么都不画了,就带一套素地的茶杯。没想到,这一回关老连声赞许,愉快地说:“这就对了,这个好!用这种杯品茶,那才叫高雅。我可收下了,谢谢!”
 
工艺美术是特别的行当,适用是第一要义。美术巨匠的话,宜为茶具设计者和品茶者所谨记。看来,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磬的“向玉令”,还是让它洁身如玉为好。(来源:茶可载道,图片来源:品购茶网图库)
广告也精彩
品购茶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