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天价茶王树的背后

  • A+
所属分类:茶百科

冰岛天价茶王树的背后

它依然矗立那儿,头春的芽头一簇簇蓄势待发,树冠丰硕俊美,无视身处舆论漩涡中的是非。它的面前,去年一米多高的大理石围挡换成了通透的栏杆,栏杆被刷成紫金色,形似聚宝盆。

盆里的“摇钱树”,就是今年又名噪一时的冰岛茶王树。其他老干虬枝的古茶树在它面前臣服,对面山上的小树茶遥看似有还无,你不难感到它君临冰岛茶园的气势。

工作的因由,鲁云在春茶开秤前再次来到双江勐库,来到冰岛老寨,倾听普洱茶惊蛰后的脉动。不得不说茶王树88万的营销策划挺成功,成了人们饶有兴致的谈资,虽然多数人不明了背后的土豪到底姓甚名谁。

尚未开始采茶,冰岛老寨已经躁动起来,人流熙攘,停车成了大问题,村里路窄坡陡,停车场早满了。我们转完停车场下面那片古茶园,来到俸字号家喝茶,他家的大房子还在装修,为旺季厉兵秣马。喝了古树秋茶和老黄片,老黄片喝下来确实差得远,据说俸字号的老黄片是大小树混采,又是春秋两季料的拼配,也就难怪口感稍逊。

离开俸字号,本想去小组长老六家看看,不料认错路误打误撞,到了一户正在装修的茶农家。主人是个小伙子,皮肤黝黑,脸圆而胖,耳垂多肉,颇有福相。他家的新房装修八十多万,这房子总共花了近五百万,冰岛茶农之富可见一斑。

小伙子每年春季都专门请人炒茶,耗资不菲。因为各家茶树和加工手法有别,冰岛老寨的茶其实是各有风格,共同的特点是甜柔。我想不起小伙的名字,只记得他的装修设计是请人设计,还诚恳地说:我们不希望茶价再涨,一两棵天价茶也不代表全村。

虽说冰岛茶的价格已相对透明,但在一定幅度内上下还有空间。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是,寨子里不能滥价,但如果把茶送出寨门外交易,八九千一公斤的老树春茶还能便宜一两千,不过怕有假一般人心里没底。在老村长家,一款压砖的春尾小树茶250克的价格是四百,仔细想想,这价也差不多。

总体来说冰岛的茶不愁卖,但茶农一般会留下点,因为针对散客的零售价,肯定会高于卖给厂商的价格。还有一个窍门是,春尾时你来冰岛,比最热闹的春茶时段能压压价。

而在双江有实力的茶厂眼里,对冰岛纯料茶的执念有些可笑,勐库戎氏如此,津乔普洱也是这样。这些规模化大厂的优势和发力点,无疑是原料拼配和高端熟茶,还有做足中期茶概念。戎氏有关负责人透露,今年将推出有颠覆意义的熟茶产品,把熟茶送入新时代。

而在津乔普洱富有美感的“匠人工厂”里,数以百吨的自有产品正安静的躺在专业仓库里,“原产地仓储”既在沉淀价值,又预示着中期茶的崛起与掘金热望。顺便说一句,他们的厂区真叫漂亮。茶市波诡云谲,当高端小众消费者还在国有林里寻找稀有的高杆古树时,新的投资热点正在暗自发力,渐渐集聚成型。

我和友人不禁联想,近期舆论对普洱新生茶的又一轮非议,其实背后是版块调整的力量。当越来越多有实力的厂商押宝熟茶和中期茶,新生茶不利于身体健康的真相就会浮出水面,被打压乃至扬弃势在必然。鲁云一直呼吁茶友少喝新生茶,不因迷恋口感而牺牲健康。

昨天一个茶商亲口告诉我:大量喝生茶两年喝成了肠道肠毒,又花了两年时间喝熟茶才慢慢调理过来,感叹“才入茶行时怪自己太贪杯”!此处也许有人会抬杠:喝酒也不利于健康,还不是照样喝。鲁云对此回应:都是后发酵,酒是成品可以直接饮用,而普洱新生茶只是半成品。

许多茶友觉得熟茶不好喝,或者说“都是一个味”。鲁云相信,你肯多花点银子和精力寻找,一定能找到让你喜爱的熟茶口感,市场也在提供更多的选择。从品饮上说,新生茶直白的甜香,比之好的老生茶和熟茶,实在是有点浅浮,价格贵也没啥好吹的。

当然,几十块一饼的熟茶难免低档难喝,如果价格在两三百以上,口感就会好得多,这个价位包括了十年左右的老熟茶。那低沉的香气和醇厚的汤感,会有更深层的品饮体验。越陈越香,确实是普洱茶颠扑不破的真理。现在想想,鲁云对新生茶的操心也有点多余,市场其实会自发调整趋向理性健康,消费者也越来越成熟。

尽管俸字号的装修尚未完工,尽管茶农家新起了五百万的豪宅,但冰岛茶的可持续发展,已摆在当地决策者面前,建设冰岛小镇并搬迁老寨村民的传言,一直笼罩在那段澜沧江上空。

十年来冰岛老寨骤富的命运天翻地覆,会不会迎来又一次震荡,这并非空穴来风。这个村寨实在是社会学系学生们田野调研的绝佳样本。都说品茶品味品人生,又有多少爱冰岛者读懂了其中的甘甜苦涩?

冰岛茶的名气光芒实在太强大,不但让昔日名茶“昔归”黯然失色,也让后继者难有出头之日。看价格,冰岛古树春茶按均价两万多算,几乎是昔归的三倍,是永德忙肺茶的十多倍。冰岛盛名之下造假也多,如果云南省“普洱茶放心消费”的打假行动力度更大,那将意味着,市场会寻求新的价值洼地。这个洼地不太可能是国有林里的高杆古树,因为高杆的概念难以长久。

国有林里采高价茶?森林公安是吃素的?其实这几年他们已经行动起来了,从扒掉茶农新开垦的茶园造成“广别事件”,转向了当前的劝退采茶者。可以想象,大张旗鼓宣传国有林产品,如果官方严管,就成了自投罗网。如此不妨猜想,临沧茶的下个新星在哪里?昔归忙麓山能重现荣光吗?梅子箐有可能是后起之秀吗?小户赛这类的茶,会不会学习当年“丙岛”改个名字?

临沧茶是一座富矿,勐库大叶种素有“拼配味精”的美誉,虽然声音还不够大。津乔普洱的杨国成说,勐海有那么多家规模化茶厂,讲出的“勐海味”自然调门高,而双江规模化的茶厂还少,在讲故事上吃亏。业内皆知的是,大量的勐库茶每年被拉到版纳、普洱和大理等地拼配,而临沧的茶厂吃的基本是本地料。

虽有冰岛老寨这个“异类”,临沧茶整体浓酽的风格,其实不太适合追求甜柔的市场,越陈越香方为扬长避短之策。勐库戎氏负责生产的刘福桥说,中期茶十年转化的效果还没发现普适规律,不过厂商可以打散,在十年基础上拼配新产品。也就是说,中期年份茶之间的拼配,会给人更大的想象空间,已是许多茶厂摆脱山头茶困扰的另一利器。

春来问茶双江,其实没有定论。正如鲁云沿着勐库河一路宛转,才意识到东西半山并非直线区隔,而是犬牙交错,随着江流变换方位,东半山未必东,西半山也未必是西。唯一确定的是,随着临沧到双江高速公路明年贯通,这里将更紧密的连接起爱茶人,也会有更多传奇故事发生。

这就是冰岛茶王树背后的逻辑和故事,比88万的口水更有意思。白云悠悠,山风拂来,鲁云在茶王树下祈祷,愿天假之以年,好让它笑看世间绵延的沧桑起伏。(文章来源:弘益茶道美学,图片来源:网络)

广告也精彩
品购茶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